從小我的身體健康就非常不好,經常生病,這導致我長大找對象第一優先考慮是醫師。醫學院的醫師優秀外,我覺得這個行業的人都比較有愛心。不過我想找的醫師不一定是很會賺錢的,但對醫學必須有熱愛,而且我認為醫學院的學生不該以賺錢來看待對於醫學的科別。所以我認識在美國的受洗長老,我看到他為了讀預科醫學的熱愛,沒有跟家裡拿半毛錢讀楊百翰大學生物科,在圖書館開著一千美元的車讀書讀7天以上不回家讀獎學金,大學有房間給他們睡。而他非常熱愛小孩子選擇了在美國最不賺錢的小兒科,因為他在台灣傳教過,他非常喜歡中文及中國台灣文化,所以他經常帶我去圖書館讀書。到有一天他帶我去看他的未婚妻時,他的未婚妻是日本回來的返鄉傳教士 長得差不多跟我現在一樣胖,但那時的我長得非常漂亮外家境也富有。而他長得非常帥,但他非常愛他的太太,而且他的父母在美國經營一家銀行。那天我看到他未婚妻,我回到我的宿舍,半夜因過度傷心心臟病發傷心到差點昏到,室友馬上打電話給他,在半夜下雪令零下30-40度非常寒冷天氣下,他到處幫我找醫師,後來他帶一個中國北京醫師急到沒穿鞋著來看我。醫師問我為甚麼會這樣?我都不敢讓他知道。這件事,我非常感動。在半夜到現在已經近30年,有時晚上想起,我還是會抱頭大哭。這輩子他存錢來台灣傳教,他說是神帶給他最大祝福,不過他看到我當時沒有十分相信神,非常傷心。

後來我回來台灣在教會也認識一個台灣高醫後西醫的學生,雖然他也非常優秀也跟我一樣留美,長得也很帥。他畢業之前請教會的我們的好朋友來跟我說他希望帶我回去台北結婚陪他走過住院醫師,但我對他的了解,他對醫學沒有熱愛,對病患也沒有視病如親的感覺,後來還去選擇輕鬆又有錢的醫美醫師。不過他還口譯工作。他跟我們的好朋友說,Michelle 嫁給我後。我希望她不必那麼辛苦賺錢,可以當家庭主婦或有空時經常去跟朋友喝下午。我會把薪水都交給她。我還被一堆人罵及媽媽罵,說我自己條件沒那麼好,有個這樣的醫師愛,就要偷笑了,到現在他還經常請我們教會好朋友經常打聽我。但我只是想表達”愛情這東西,本來就是你情我願”。

所以我對於會員對於愛情的看法都給予尊重。我希望會員結婚是因為彼此相愛(出於教會教導),願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是我對於每對結婚的會員的祝福語。

 

台北單身聯誼、台中單身聯誼、高雄單身聯誼、台北單身交友、台中單身交友、高雄單身交友、台北紅娘、台中紅娘、高雄紅娘、台北二春聯誼、台中二春聯誼、高雄二春聯誼、台北晚春交友、台中晚春交友、高雄晚春交友、台北戀愛交友、台中戀愛交友、高雄戀愛交友、台北徵婚聯誼、台北媒人、台中媒人、高雄媒人、台北婚友社、台中婚友社、高雄婚友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