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的好朋友真的只是好朋友,然而更多的時候偏偏都出了意外。

就在這麼剛好得情況下,發覺轉變了心態,當你女友時常的不在身邊,而陪伴你的總是我,
看著意氣風發的男人卸下心防,垂頭喪氣的喝著悶酒聊著這段苦戀,我沒有勇氣擁抱你,
只能一杯一杯的陪著你喝聽著你的心聲。

在發現愛上你之前,以哥們姿態相處得我們,不是喊著:「ㄟ,去死啦!」就是
「瞎了狗眼都不會看上你這娘娘腔。」我們總是互裝不順眼,彷彿是仇人似的,打死都不可能
來電的誇張演技相處,直到我們互吐心聲、互相了解脆弱的隱藏秘密,喜歡上最真實的你,
而不是為了討大家開心刻意的搞笑,漸漸對你我無法在像以前頤指氣使的態度或是刻意的拍
你肩膀假裝我們是兄弟,很想溫柔的喊著你的名子,卻只能故作姿態的喊著平常的暱稱,
你的一點小動作就足夠讓我欣喜若狂,突然的摸我頭的動作,讓我握緊了拳頭不讓自己驚嚇
的叫出聲,其實是驚喜的叫出聲,當你無聊的需要人陪吃飯時,明明我每天都等待你約我,
而故意把所有六點後的約會都退掉,還要裝作不在意的說:「恩,好吧!今天剛好沒事。」
天曉得,我已經足足等待了三個禮拜,像個遊魂似的等你電話。

知道不可以、更明白你心中的她地位如此的堅固不可摧毀,我從沒有想過要踏入你的世界
或是焚毀你和她之間的愛情,而滿出來的情感卻使我痛苦,越來越害怕這是場無止盡的暗戀,
有時候一個人待在家裡又開始滿心期待你的電話,這種感覺好強烈、強烈的告訴我應該要放棄,
而隨即又湧上的不甘心立即的說服了我,不甘心看你愛得這麼痛苦,也不甘心看到我什麼都沒說就離開。

直到那天晚上,喝的半醉的你、和悸動到心都痛得我,鼓起勇氣開著玩笑問你:「如果,我喜歡你,你會?」
你半醉的眼神似乎突然有了精神,你沒有正面回答我,但是卻講著你想要的女友應該是怎樣、你想要的戀愛和
你想要的未來生活,我們持續聊著這個話題,有默契的同聲附和、或是相視而笑,我們跳脫了以往朋友的感情
,脫離了喜歡的界線,當我無意間透露了感情,你低下頭吻了我。

這個吻不是朋友的吻,我清楚的明白,也清楚的了解到這才是endtime,
隔天你不自然的問了我昨晚的事情,但我什麼也沒回答,只是笑了笑。看我模樣你如釋重負的表情令我難過,
我懂,在你的世界你唯一捨不得的還是她。對你而言那是個夢想那是種愛戀,就像我對你一樣。

好幾次想要離開,看著你的臉又會打消念頭,而這次清楚的明白我該走了,
當跳脫了朋友的界線,在也隱藏不住的情感潰堤,我無法假裝不在意的關心你,
或是假裝不吃醋的詢問你女友好不好。

原著:薇薇

台北單身聯誼、台中單身聯誼、高雄單身聯誼、台北單身交友、台中單身交友、高雄單身交友、台北紅娘、台中紅娘、高雄紅娘、台北二春聯誼、台中二春聯誼、高雄二春聯誼、台北晚春交友、台中晚春交友、高雄晚春交友、台北戀愛交友、台中戀愛交友、高雄戀愛交友、台北徵婚聯誼、台北媒人、台中媒人、高雄媒人、台北婚友社、台中婚友社、高雄婚友社